<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意識到自己有多渺小,才知道有多重要

2018-11-08 10:42 善達網

  能意識到自己有多渺小,才知道有多重要,也許有的事上真的挺重要,也許一點都不。有這種感情基調,為的是去摸索我們的坐標和邊界究竟在哪里,能力和局限在哪里,然后把眼前抓得住的、也許很簡單的事盡力做好,就挺好了。

  編者按:善達網策劃的《公益十年——中國基金會秘書長訪談錄》專題報道,計劃采訪業內知名基金會負責人,請他們聊聊對中國公益這十年的思考。本期嘉賓為百度基金會前理事長郭力。

  此系列報道全年分批排期,發稿前郭力已從受訪時的崗位離任,目前負責廣東省和的慈善基金會約80億元捐贈體系的戰略規劃工作,同時參與推動創新孵化和影響力投資等。個人談話觀點不代表任何機構立場。

  

  人物簡介:郭力,自2008年英國留學期間開始研究和參與公益,曾在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工作約五年,也發起和管理過公募基金會、志愿者組織和社會企業。2015年他加入百度基金會任秘書長,2017年起任理事長,負責管理資助型項目、聯動集團產品線開展公益行動等;同時兼任產品經理,參與了"百度公益"、"小度農莊"、"日行一善"等互聯網產品的設計、開發和運營,以及信息無障礙、人工智能服務殘障人群等技術的研發、推廣和標準制定。

  情懷是需要"實戰"的,初心是需要“變現”的

  馬廣志:你曾在劍橋大學商學院學習,沒有去商業界發展,選擇了從事公益,而且在體制內,這個跨度顯得有點大,當時是怎樣的考慮?

  郭力:最初是發現有同學和鄰居有殘障不便,但有學業、有事業、也有生活。這與之前在國內的刻板印象相反,身邊很少見得到他們。不過從人口來說中國有8500萬殘障人群,他們都去哪了?需要哪些幫助和服務?這是個很復雜并且很有意義的課題。

  假如說一個人最寶貴的東西是時間,那么選擇把時間花在有意義的事上最重要,那么角色、角度、單位、收入等等相對來說就沒那么重要。從小聽這么個理兒,年輕迷茫時干脆這樣試試。所以我就從助殘類的事情入了門,慢慢再學習拓寬一些。

  而且,我看到的英國公益從業者都挺體面的,專業自信,成就感滿滿,專職幫助人竟然還能領不錯的薪水,簡直完美。想著國內經濟發展飛快,公益慈善有天也會達到與大國崛起相稱的水平。這對個人而言會是個職業規劃的好機會,一條很新的“賽道”。并且能做喜歡的事、能與一個行業一同成長已經足夠幸運,所以就無所謂體制內外、商科理科,商業和公益也不對立,只要大方向有了,都殊途同歸,過程都是攢“經驗值”。

  馬廣志:那前五年在殘聯主要做什么工作?

  郭力:我是組織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做過文秘,做過人事,做過政策文件起草、公務人員的培訓考試、社會機構的評估扶持,還到天津濱海新區做了兩年社群社區的協調管理、殘疾鑒定發證,等等,從教育就業和減貧救助的角度設計和執行一些項目是比較貫穿的內容。

  馬廣志:鍛煉挺全面的,重點培養的感覺,不過你還是把鐵飯碗給砸了。

  郭力:體制機制方面還是稍顯活力不足吧,也不太符合職業規劃,就果斷變化。

  馬廣志:很多公益人都喜歡談情懷,談初心,怎么你卻總是談職業規劃?

  郭力:也不矛盾。完全沒點所謂的情懷可能我也堅持不下來。但我不覺得情懷還是現在職業化的公益從業人員的存在條件和話語體系,所以就沒提。有一些大概更好,但也需要小心別被人或被自己用情懷“綁架”了。另外老拿這事說事,沒準還會耽誤做事,倒不如有事說事,就事論事。尤其咱們行業還處在中國特色的初級階段,現實層面可能更適合格外的務實點。

  終究情懷是需要"實戰"的,初心是需要“變現”的,想想說說恐怕還不夠,干就完了。日常工作里我們首先是一個個工程師、會計師、策劃人、經理人等等,先悶頭把活干完,把工打好,化情懷為KPI,也許也能算一種不忘初心吧。那么從打工做事的角度,就很值得把職業規劃當一回事,成長多一些,職業上有進步,就有可能去做更多事、協助更多人。

  多元化的行業生態會吸引不一樣的人和資源

  馬廣志:你回國也近十年時間了,關注到國內公益行業哪些變化?

  郭力:比如十年間民間機構在野蠻生長,個人也可既來之則安之,三教九流從四面八方匯合過來,大有作為的一番氣勢。近兩年更是越來越多人在談規模、談創新、談資本、談社企,想象維度在拓展,新的模式在奏效,各種理念激烈碰撞,黑貓白貓很多爭吵,多元化的行業生態會吸引不一樣的人和資源,能增加活力,促進行業主流化和所謂主體性的提高。

  馬廣志:不過公益畢竟還是一個很小眾的行業,一些公益人卻往往把自己看得很高很重要,喜歡以自我為中心去思考行動。對于這種現象,你會怎么看?

  郭力:常見但不正常吧。咱們確實挺容易掉進自我中心的,一開始我也挺想當然的。如果說我們是在幫助世界變的更好一點點,那么就需要資源都來支持我們,大家也都會理解甚至夸獎我們?但細想下是好像哪里不對,因為不現實,不一定。類似邏輯如果推到極端,就容易顛倒了起因和結果、目的和手段,恍惚了某件事上究竟是我們在提供協助和服務,還只是在索要人家的給予?甚至盲目為了做而做,還綁架別人來買單。

  稍微扯遠點說,其實隨手翻翻天文、歷史之類的書本,就可以提醒到自己,一旦從時間空間的更大尺度看下來,很多事情都不再是原來的那件事情,有些問題也不再是大不了的問題。并且人類文明本身就很短暫脆弱,公益慈善也從來沒成為過人類文明的核心。所以我們是解決一些問題的一個方式、一種嘗試、一股力量,也僅此而已。

  總之,能意識到自己有多渺小,才知道有多重要,也許有的事上真的挺重要,也許一點都不。有這種感情基調,為的是去摸索我們的坐標和邊界究竟在哪里,能力和局限在哪里,然后把眼前抓得住的、也許很簡單的事盡力做好,就挺好了。當然承認了渺小,也不妨礙有人想要驕傲一下,比如還可以驕傲于我們的敏感或善意、勇敢或倔強,倒不是多么特殊或高尚吧。

  馬廣志:那么中國公益的哪些發展趨勢讓你最為看重和期待?

  郭力:就比如從業人員的職業化、專業化、市場化的進程。很多機構的分工和協作也越來越清晰和有序,人的能動性、流動性也在提升。當然這趨勢還需要繼續推動,需要較早進入行業的人繼續探路,為新人再多鋪墊些環境,有盡量合理的待遇,有包容個人規劃的空間,有趕超前輩的通道。大家可以歡呼著迎接后浪催前浪,不用一小群人在沙灘上堆城堡。

  很期待更多有執行力有穿透力的、包括商業、學術、技術上的各路豪杰來“攪局”,行業會更有壓力和動力,更有生產力和創造力。哪怕刺激到甚至淘汰掉我們現在一部分人,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最終人是各個行業發展的基礎,有人才能有一切,缺人一切都會缺。

  無論世界如何變,有沒有哪些東西是不變的

  馬廣志:你怎么看互聯網技術對公益的影響?

  郭力:技術用好了事半功倍,用不好南轅北轍。互聯網和公益的互動越來越熱,已經有了些泡沫,可能需要戒驕戒躁、慎獨自立。

  馬廣志:怎么理解“泡沫”和“慎獨”?現在互聯網公益發展得如火如荼,做公益的渠道日益多元,方式也日益多樣。

  郭力:互聯網的貢獻容易看到,不用我說。正因如此,有的問題更容易被發酵。而且通常越是看上去欣欣向榮的景象,越要防微杜漸,小心崩潰。比如一批互聯網平臺都投入巨大資源,相當于變相的大額捐贈,去幫助公益機構傳播和籌款。但隨著一些“價值網絡”的固化,也催化了又一輪資源配置的兩極分化,這個步調與行業發展階段并不匹配,可能有些副作用。

  同時還無意間慣壞了一部分機構,習慣了向互聯網平臺要資源、要流量、然后粗獷變現的捷徑,恨不得躺著數錢。也不深究用戶轉化情況怎么樣,更顧不得沉下心把機構和業務運營的不斷更好。很多功夫花在了包裝和關系上,稍顯急功近利了一點,怕是會出事的。

  馬廣志:其實這也是我一直抨擊的“唯籌款論”的一種表現,看來你也憂心忡忡,記得之前有次活動你還專門大篇幅闡述了互聯網公益相關的很多隱患。

  郭力:嗯,我做過公募,理解其中的心情,但這樣下去是容易丟了業務核心能力和實際動員能力。說點更敏感的吧,聽說個別機構一旦籌款沒達到預期,或者不如別家,第一反應就是抱怨一批網絡平臺不給力、不公正、不時髦、不土豪,跑去質問為什么不給自己更多資源、最多資源、更多最多的錢?倒不是說不該給平臺提要求,機構和平臺從來是一家人,不是階級敵人,確認過眼神,然后需要步調大致一致的共同成熟,不然這路一起走不遠。

  馬廣志:這有賴于雙方的理解和溝通。那未來技術對于公益行業會帶來影響和變化?

  郭力:很多可能吧,眼下有些線索值得留意:比如互聯網入口會更多元,可能在語音里,在視頻里,在無人車里,在智能家居里,在AR、VR各種R里等等。不管哪種先進入主流,用戶和內容都不會被框在傳統的網頁或APP里。那時場景會更復雜,內容生產門檻會更高。誰準備好、適應好,就能搶占一些互聯網入口,形成暫時的頭部優勢。

  再比如FinTech和信用大數據,應該會為公益慈善開辟一些應用場景。咱們也研討了好多年的各種金融工具,但目前沒幾家玩出了應有的效果收益,有點可惜。如果我們沖不破壁壘去滲透影響到其他領域,有的領域遲早會滲透顛覆進來。

  當然技術越顛覆,公益慈善也許越被需要。經濟社會的隨之變化,會遺留下一些問題,又創造出一些問題,需要公益慈善更為敏感的去參與解決。比如人工智能將代替掉多少工作崗位可能還不是最危險、最復雜的問題。在全新陌生的分配機制和文化背景下,社會形態和生存狀態一定是健康和諧的嗎?萬一有時候不是,我們就有了新的任務和機會。

  不過我自己平時琢磨最多的,反倒不是科技會怎么變化,社會文化怎么變化。很多變化不是我們這個行業、我們一般凡人能夠把握的。也許更現實的一個追問是:在技術的推動顛覆下,無論世界如何變,有沒有哪些東西是不變的?哪些問題需求、哪些邏輯因果是至少往前一百年、往后十年都存在的?看準抓住這些不變,去應對千萬般的改變,說不準也是一種方案。

  別人去上班,我是去上學

  馬廣志:你如何看待一個秘書長對于一個基金會的作用?

  郭力:不同業務的機構、不同風格的人大概都不一樣,籠統的說可能包括解決問題和承擔責任吧。沒完成的作業得及時補位,到處救火,所有問題都截止到我為止,哪怕也是無能為力。有事情沒干好,負責挨罵認罰,壓力也都截止到我為止,我化壓力為教訓,再去和團隊研究改進,不好讓做具體工作的同學畏手畏腳,但求無過。

  馬廣志:除了作為秘書長,你也以產品經理的角色知名于公益圈了,本身有技術背景嗎?

  郭力:雖然之前做過些小產品,純技術層面算是“小白”,因為暫時還寫不了代碼。本科有過編程的課,后悔學得渣,又扔下好多年,現在基本重頭再來。別人去上班,我是去上學。眼下好在產品經理的分工是以設計和管理為主,不一定要直接編程。團隊也有一批厲害的RD小哥哥,可以教我JAVA語言如何下筆優雅。成為技術大牛是個夢想,我會慢慢補課和積累。

  馬廣志:不容易。你從加入百度基金會就開始做產品?工作任務和精力大致怎么分配的?

  郭力:也沒有,我們首先是一家資助型基金會,看項目、找合作、捐資金、配資源,這些是基本工作內容。第二年決定啟動產品,好發揮自家優勢,把資源盤活放大。于是我就增加了一項職責,在產品上投入很多精力,同時做兩件事情。工作飽和度方面肯定經常透支,不過樂此不疲,因為能做產品對我來說是個超值大獎,可以在最好的技術環境里學門手藝。

  馬廣志:那作為產品經理,你對自己的產品滿意嗎?

  郭力:可能沒有哪個產品經理會對自己的產品滿意哈,不可能有最好,永遠要更好。我們公益平臺的基礎平臺上線一年,還在迭代優化中,這過程還需要幾個月。另外我們還和地圖團隊一起做了“小度農莊”,又一個新產品,鼓勵綠色出行,通過積分可以兌換也可以捐贈阿拉善的節水灌溉“任小米”,挺好玩也挺實惠的,歡迎試試看。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百度公益”不是一個產品,而是一個產品套件,一個“三明治”樣式的三層架構。基礎平臺在中間,是數據樞紐和支付通道層。上面一層是應用場景,拍賣義賣、運動賽事、社區活動三個應用子系統,對應公益機構的三種日常業務。下面一層打通搜索、地圖、信息流等等主流大產品,一面推內容,一面拉流量,作為入口和出口。

  我們想一站式的解決一系列需求,不光去籌款,技術上都能實現,但數據通道和運營機制的搭建需要花些時間。總之完整的功能暫時還沒有呈現出來,去發揮集群效應,也沒大規模的推廣和運營。我們憋著勁,希望厚積薄發一下。一旦內容和流量都轉起來,相信會很給力。

  馬廣志:幾家大的互聯網公益平臺的操盤手里,好像只有你是從公益界半路出家一步跨進產品圈的,這種經歷有什么優勢和短板嗎?

  郭力:短板肯定很多,像直接跳進大海里學游泳,沒淹死已經是幸運了。從技術能力到管理效率,我一直在盡力擺脫新手水平。如果找點優勢,可能相對容易去站在公益行業的視角去看待產品需求和設計,也愿意花成本去鎖定比較復雜的痛點,而沒那么多先入為主的、產品就該怎么做的思維定式,也不會先去計算一些運營指標。一般做商業產品很難這么灑脫。

  馬廣志:這樣做產品才會更符合行業需要,那目前產品開發中有什么困難嗎?

  郭力:最難大概是時間吧。整個過程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產品團隊自己是有信心、有耐心打磨出一套建設性的好產品的,但不能奢望別人也有。人家不會管你是半年一年的新產品,屬不屬于同類,也必須跟五年十年的成熟產品去對標。所以我們壓力山大,在跟時間賽跑。

  馬廣志:是否可以理解為你們做的還不夠好?

  郭力:一款新產品多少會有個孕育成熟的過程,像個孩子出生和長大,不會一口吃成個胖子。我怕的其實是還沒等到我們把產品做完、做好,就自動的或被動的不得不去糾結,去折騰,打亂了規劃,到最后也理不清是非曲折了,原本可以有的效果已無從談起。一款產品想成很難,敗掉就是分分鐘的事,一兩個決定的事。所以我們很珍惜,盡力排除干擾,堅定冷靜。

  馬廣志:據了解你們每年也有幾千萬的項目支出,但外人看來,資助方面卻非常陌生。

  郭力:我們沒有公開征集項目,基本是主動挖掘策劃,項目多半是三五年中長期的,等積累相當一些進展之后,會考慮是否做些傳播。你知道當我們作為平臺,為第三方的項目做傳播時是很拼的,愿意調集百萬千萬級的流量去廣而告之。但是輪到說自家項目時,我們有意的保守低調點,把事情扎實做好更重要。

  做公益的人多少都有點創業者的精神或命運

  馬廣志:那從邁入公益行業至今,你個人有什么困惑和遺憾嗎?

  郭力:那肯定很多了,能看透并且做透的事是少數。大概我這年紀,困惑也是主旋律。比如隨著我的工作內容逐漸偏資助、偏技術、偏平臺,和直接受眾的接觸變少了,這對我來說是個挺大問題,怕自己會不接地氣、人氣,不能夠去體會那些情境和需求。所以我去做些一線項目的志愿者,也參加了滇西北支教團在大山里把心沉一沉,稍微彌補下。

  其他,也困惑周圍一些終身學霸是怎么做到的,知識結構接近完整通透,很恐怖很讓人羨慕。咱們的項目包羅萬象,面對一些領域我很吃力,亟需補課。但時間管理方面我又有點弱,想學的東西總也學不完。連帶著工作和生活也沒平衡好,家人沒時間陪,個人問題沒解決,興趣愛好也快丟光了,正在調整,防止自己變成一個很無聊很無趣的人,那就太失敗了。

  馬廣志:去年你為中國基金會論壇改編了一首主題歌,成了網紅,還是挺文藝的啊。

  郭力:勉強擺擺樣子。沒想到一些人認識我是因為唱了首歌,我是希望更多人能認識我做的產品和項目,那樣更好。作為打工仔,通過做事才實現和體現價值,人紅沒有用哈。

  馬廣志:不過你已經是個行業矚目的實干派了,還是很有個人品牌和創業者的勁頭的。

  郭力:多謝,其實做公益的人多少都有點創業者的精神或命運吧,包括拼上身家去爭取、去摸索,很多事等不到萬事俱備,就前赴后繼的沖上去,多半時候會敗下來,被忘記,被誤解,被嘲笑。不過創業者這個標簽我是喜歡的,一直以來我基本也是要么內部創業,要么去開辟一塊陣地,會感覺很有挑戰、很帶勁。

  馬廣志:最后一個問題,你個人在未來十年有什么預期或規劃?

  郭力: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恐怕我看不到那么遠哈。"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終身學習,順勢而為吧,以及與生活工作里的各種喜怒哀樂真誠相處,也不去限制自己的想象力。要不拿一句片兒湯話結尾吧:十年太久,不可無遠慮,但只爭朝夕。

責編:劉錚
分享:

推薦閱讀

福建快3遗漏一定牛
<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时时彩免费源码 时时十大信誉的平台 上海今天时时乐开奖 极速时时开奖结果表 11选5任3秘密选号法 北京赛号码 体彩六加一下期预测 最新时时技巧大全 牛牛手机网 快乐时时彩b盘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