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用“有溫度的技術”走進“聲音”的世界

2019-05-16 10:13 新浪 王迪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全世界有超過十億人生活在殘障引起的不便中。為讓更多的人關注到這一人群,每年五月的第三個星期四被設立為全球無障礙宣傳周。

  作為改進人類生活的最前沿。科技公司、消費電子產品公司,就經常扮演了推動者與宣傳者的身份。今年蘋果照例進行了這一紀念日的宣傳活動,Apple大中華區董事總經理葛越則成了當天活動的主持。

  這次媒體溝通被安排在位于浦東的Apple Store,活動同期店內還與日常一般進行著Today at apple的活動。參與聽課者大多年過半百,雖然這種場景在不少蘋果店能看到,但仔細辨別又不太一樣。現場的聽課者大都習慣把手機拿到與臉很近的地方。

  當天進行的Today at Apple活動

再上前確認。這堂課分享的主題是用Voice over來生成一條清單——一款通過聲音朗讀進行觸控屏幕交互,而不用觀看屏幕的iOS系統級內置功能。

  這個相對“插曲”的偶遇,帶來了個問題:無障礙究竟泛指哪些內容;而無障礙理念,又是否只是一個特定節日和特定語境下的概念。

  當天的體驗,一定程度上解答了這個疑問。

  一、手機把世界用聲音描繪出來

  視覺障礙用戶是如何使用智能手機?

  對于這個問題,患有視覺障礙,并且現在是Apple環球港專家的的祝培華做了些現場展示,對于iPhone用戶來說也可以在自己的手機上進行這種嘗試。在設置——通用——輔助功能里,對應有視覺、聽覺、助聽器兼容幾大類功能。

  譬如當打開旁白后,手機會按照觸摸區塊來朗讀手指碰觸區域范圍內的內容;同時操作也從現在的輕點和滑動換成了:輕點朗讀觸摸區域,雙擊,長按來負責交互。并且你還可以調整朗讀的語速。

  當你點開相機,手機也能語音說出現在取景框中是否有人,幫助你完成一張人像的拍照。

  對于聽覺輔助,蘋果支持與無線助聽器的兼容連接。以方便另外一類人群得到更好的體驗。

  祝培華現場展示語音使用地圖

  這之后我嘗試著利用新的功能不看屏幕操作手機,雖然會有些慢(對于快節奏生活的當代人來說),但是它確實能夠讓你在目不視物的情況下去完成操控。如果配合語音轉文字,以及語音快捷指令,能做到更多,更快。

  應該說,智能設備是一個入口,他雖然是一個“物品”,但是能發出聲音,構建一個聲音能描繪的世界。并且還能鏈接互聯網以及更廣闊的世界,把它用語音描繪出類。

  二、屬于“聲音世界”的那些細節

  活動當天蘋果請來了殘聯電腦培訓師顧伶磊、上海盲童學校英語老師任錚浩、Apple 環球港專家祝培華,三位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視覺障礙,并致力于這一群體的無障礙化工作。

  這些人在不長的溝通里面,說的最多一句話就是:科技真的改變了特殊人群的生活(大意)。

  溝通會由葛越擔任主持

  這種說法和前文有關:在科技發展前,桌子是桌子、報紙是報紙,對于視覺障礙者來說,這些東西能觸碰到,但不會有細節與描述。手機能把這些無聲的東西轉化成有聲的世界,并且許多細節值得玩味。

  顧伶磊是殘聯電腦培訓師,也是微博‘無障礙的那些事’賬號的數碼博主,從事無障礙的呼吁和倡導工作。對他來說,因為有Voice over手機內應用其實和大家差不多:微博、微信、QQ,消息類與社交軟件都不少,利用捷徑還能讓多步驟操作變得簡化。

  不止于此,手機還能幫他解決線下生活遇到的問題。

  “TapTapSee的作用是通過拍照的形式,描述照片里的畫面:比如對著遙控器拍攝,它能提示當前顯示的溫度,按鍵有什么功能。另外我經常會去外地出差住賓館,很多賓館里洗發水和沐浴液包裝是一樣的,盲人完全看不見的。通過這種拍照和讀圖,它會告訴你左邊是沐浴露右邊洗發水。”

  祝培華分享的則是地圖與指南針應用,他說“有的三方APP的地圖,它會告訴你向西出發,但是在城市里我真的有時候分不清東南西北,有的指南就可以告訴我”。

  這些其實都是細節,倚靠聲音來接觸世界,復雜程度遠比視覺大。

  三、無障礙 是提升每個人生活體驗的一個方面

  對于開發者來說,“無障礙”同樣也是對細節的觀察。

  葛越現場舉例說“在剛才那個視頻(蘋果此前無障礙宣傳視頻)提到的功能里,碰巧有兩個是我在美國所帶的團隊負責的。一個是給輪椅使用者計算卡路里消耗,當時團隊合作里面有一個是美國退伍軍人,同時也了解到有許多受傷軍人,他們其實也有需求想知道自己的運動能消耗多少卡路里”。

  而在之后和醫生的溝通里還了解到“這類人如果做太久,屁股下面其實會生瘡的,所以他們必須要時不時地要提醒他,要動一下,要用手把他身體支起來。我們也做了一個這樣的提醒功能”。

  所以這與任何產品設計一樣,先是知道已經有的技術,更重要的則是挖掘應用的需求場景,最后去完成實現。類似的情況還包括許多第三方App,他們對于某些按鈕朗讀的適配體驗也并不好。

  整個問題的技術難度并不是門檻,而是是否對這類需求有所關注。

  那么問題可能又繞回來了,“無障礙是什么,離我們有多遠”。

  大部分情況,商品的出發點是“易生產、普適性的產品”,因為設計和生產目的明確,適于批量生產,也減少不必要的各方面成本。以麥當勞這種餐飲行業為例,會準備幾種漢堡套餐,并做好批量生產的流程。一旦涉及限定款,或者是定制款,成本自然會增加。

  “無障礙”則和這個思路相反,在慣有的一般用戶產品下,去適配另外一部分用戶的需求。并且這還是一套以往探索并不多的領域。

  至于“無障礙”需求離我們有多遠,店內進行的那堂Today at Apple其實是一種生活化的解讀。對于年過半百的一群人來說,視障可能不是必然,但視力減退就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針對這點“大字體功能”早就有,但其實能做的還有更多。

  Today at Apple現場 Today at Apple現場

  根據對現場工作人員的了解,這群老年學員并非蘋果組織,而是在日常聽課中彼此認識,最終因為共同需求和愛好才最終有了這么一個“班”。在Today at Apple之外,他們還會組織合唱團。

  因此站在這個角度,科技一直是助力延長人類生命和生活體驗的手段;伴隨著衰老,無障礙則是一個必然話題。所以以此觀之,無障礙的理念,關乎于彼此每個人。()

責編:趙鵬
分享:

推薦閱讀

福建快3遗漏一定牛
<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code id="emise"></code>
<optgroup id="emise"><div id="emise"></div></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optgroup id="emise"></optgroup></noscript>
<optgroup id="emise"></optgroup><optgroup id="emise"></optgroup>
<noscript id="emise"><wbr id="emise"></wbr></noscript><option id="emise"><acronym id="emise"></acronym></option>
河南新快赢481网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江西新时时号码 排列五和值尾走势图带连线 7080棋牌游戏 北京赛走势图 彩1官网下载 p5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时时几点开售 篮球场地大小